Verso出版社:大数据时代的文学研究

来源: | 发布时间:2021-05-13 20:53

英国Verso出版社将“离经叛道”的文学批评家、斯坦福大学文学实验室的创办人佛朗哥·莫雷蒂(FrancoMoretti)教授近年来的10篇文章以《远读》(distantreading)为题结集出版。“远读”是莫雷蒂发明的一种阅读哲学,最早在他2000年的文章《世界文学的猜想》中提出书太多读不过来?干脆不用读了,喂电脑吧!《连线》杂志评价说,莫雷蒂做了许多书呆子气的研究,包括以文本为材料绘制图形、图表、地图等,如果他的新研究方法真的流行起来,会改变我们对文学史的看法。

文学研究者们不必去读那些书,而是可以依赖电脑来处理或储存大量数据,以产生新的见解。这是莫雷蒂1990年代从意大利来到美国任教后产生的想法。从20世纪初英国的瑞洽慈(I.A.Richards)、燕卜荪(William Empson)到20世纪中叶在美国形成的新批评流派,注重文本内部的语言和结构、挖掘文本内部所产生的意义的“细读”(closingreading)一直是英美文学界一种重要的阅读方法和批评策略。莫雷蒂反其道而行之的戏仿是希望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待文学:比如把1740年和1850年间出版的7000本英国小说的标题输入电脑,来研究短标题为何更吸引人,形容词为何不出现在吸血鬼和海盗故事的标题里;把侦探小说的线索发展画成树形图表;绘制各种题材的小说如何在出版市场上各领风骚……莫雷蒂坚信,文学研究已经成为所有人文学科中“最落后的领域”,他决意改变人们一直以来谈论文学的方式。

将文本制作成图表、绘制成地图的想法并不新鲜。早在1946年,年轻的意大利耶稣会神父布萨(FatherBusa)就开始动手写软件来搜索13世纪哲学家托马斯·阿奎那的庞大著作了。3年后,他说服了IBM的创始人托马斯·沃森(ThomasJWatson)赞助他的研究。

在没有电脑的年代,学者们热衷于语言的定量分析。2004年,谷歌开发出电子扫描仪,可以将书籍数字化。不久后,谷歌的数字化档案上线,全世界最大的5家图书馆与谷歌签署协议成为其合作伙伴。数字人文不仅仅是将数字线上保存,也包括了数字化绘图、数据挖掘等。文学有可能成为前所未有的大数据的宝藏。

小说家如何看待莫雷蒂的研究呢?《自由》的作者乔纳森·弗兰岑(JonathanFranzen)他对莫雷蒂的印象是“一个充满激情和敏锐的学者,我不太相信他是来赶跑小说家和小说读者的”。弗兰岑同意莫雷蒂的看法过去对经典的研究是随意而不成体系的。弗兰岑指出:“经典只有那么几部,而一代又一代人都在努力从中解说出新的来。所以,谈论普鲁斯特如何伟大总是用那些方式。……使用新的技术,把文学作为一个整体看待,要比专注于复杂和特出的单个作品,更会是将来文化批评的一个方向。甚至,新技术可能是文学经典的解放者,让经典们回到当时被写作的那个语境里让人阅读。”

传统的文学研究者就没这么温和了。82岁的耶鲁大学教授、文学批评家哈罗德·布鲁姆(HaroldBloom)称莫雷蒂的“远读”是一种“荒谬的理论”。许多人认为,他把文学当作社会学视野下的文学史研究材料,而并不真的意在理解作品的含义,获得独特的个人阅读体验。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61508.cn/u-catalog-15561164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