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显示电纸书影响阅读效率纸质书VS电纸书:谁能笑到最后?

来源: | 发布时间:2021-03-01 22:52

如今,很多人认为纸质书籍定将灭绝,包括一些理论家、营销者和电子书用户都预言纸质书籍已时日不多,甚至瑞典的宜家也开始设计新书架,用于摆放别的东西而非书籍。但是在这个电子产品泛滥的时代,仍然还有很多人喜欢阅读纸质版书籍。

我就是其中一员。当沉浸在某个故事里,想要更深入的理解它时,我会选择纸质版本。它能丰富读者的想象,给大家带来一种特别的感觉。目前,研究者正在探究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。

一些人觉得纸质书籍只是对“古代遗物”,如卷轴和泥版印刷的无意义传承,既耗时又费力。其实,我偶尔也会看电子书,比如当我需要拷贝文章时,或是不想带那么重的书时。而深夜用Kindle Paperwhite看科幻小说的感觉更是妙不可言。

不过,每次看电子书时我总是不能集中精神,等到再回忆起来印象就所剩无几。好像大脑对纸质版情有独钟,对电子版却兴趣全无,时常出现走神现象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
难道是电子产品易分散精力?或是因为从小没有培养对电子产品的兴趣,所以到了30左右对它很不适应?但是我浏览网页或是看朋友圈时精力却是相当集中啊,况且据调查,最近孩子也比较倾向于纸质书籍。看来,这并不是习惯的问题啊。

最近《华盛顿邮报》刊登了一篇文章,文中指出潜心读书的人群在下降,这是现在的生活方式所致:时间紧、任务重,同时要做好几件事,大脑如何全神贯注?精力又如何集中?我也有同感,但是这种情况并不单单针对电子书,纸质书也同样存在这种问题。
或许我们不应该把它们定义为老版本或是替代品,而应该换种角度去看待。两者间既有区别又相互影响,都能激发读者独特的思考方式。看小说、散文以及复杂的记述文适合用纸质版,而对于简单浏览还是电子版比较快。
挪威斯塔万格大学的文学教授Anne Mangen 说:“读书是人与外界的相互作用。或许纸张与身体一直接触,就能给人带来特殊的触觉,所以读者会对它产生特别的认知情感。毕竟读书不是片段式的,不能走马观花,必须全神贯注、认真细心。”

Mangen多年来致力于研究人们如何借助不同媒介阅读,这一研究领域已有数十年历史,但仍无法给出全面的答案。早期的电子书因技术原因限制了阅读速度,内容也常有错误。而虽然现在速度和精确度已不是问题,但人们还是无法深层次地理解和记忆电子书的内容。
读书也分为许多类型。一项实验表明,学生们在分别使用电子书和纸质书读一篇短文章时,理解程度并无差异,但这只是因为这类阅读是浅层次的。现实生活中,读者记挂着电子书的电量问题,又有种种心理因素的影响,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阅读媒介问题的本质才会显露。
同时,一些研究者指出了两者的区别。瑞典卡尔斯坦德大学的心理学家Erik Wästlund 在2004年指导进行了一次实验,结果表明学生对纸质版书籍的记忆更深。
在上个实验的基础上,Wästlund又针对电子书设计了一项更详细的实验。最终他发现影响最大的因素竟然是翻页问题,因为屏幕滚动时会影响前面的记忆。
Wästlund表示,屏幕滚动最大的影响就是分散注意力。即便是手指轻轻一滑,注意力也会大大下降。文字上窜下跳的,还要费时间再重新找你之前看的地方。
实际上,自Wästlund的实验后,很多电子书开始改变,比如亚马逊的电子阅览器已经改进了滚屏,更换页数的时候更加方便了。但2013年,Mangen在青少年中做的一项调查仍表明纸质版有助于读者更好的理解。Wästlund也说过电子书不能像纸质书籍一样带来身体与心灵的共鸣。
这么说的话,手动翻页倒并未过时,它能丰富想像,潜移默化的影响读者。专家说参与感是最重要的:它能够使信息安排条理化、清晰化,而当视觉和触觉都被激发时,这种参与最大,理解也就越深。
布朗大学的认知心理学家及文学专家Marilyn Jager-Adams说,这些感觉能帮你把全部的信息搜集起来,尽管电子书不断升级,却始终无法做到这一点。电子界面能看到进度条或是百分比,但用到的只是视觉,而没有触觉。
另外,纸质书籍有很多注释,如下划线、折角和边缘线,这些对理解文本都有很大的帮助。而电子版的注释是摸不着的,很重要的一项触觉被抹杀了。研究表明,动作和认知之间有着很微妙的关系,在阅读中还有可能不太明显,但在写作中却体现的淋漓尽致,对作者建构文本的思维模式影响深远。
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认知科学家Jenny Thomson 说,现在许多人仍是传统书籍的忠实拥趸,因为纸张对深入理解文本的帮助无可替代。在她看来,阅读分为三个层次,在读单词和句子的前两个层面上,电子书和纸质书可以打个平手,但在理解叙事结构的层面上二者则有所不同。
想要了解文章的整体结构,需要有很强的理解力、提取主题和统筹全篇的能力。对于某些人来说,使用纸质版会更容易些。Thomson 说,电子书在某种程度上扼杀了理解力,至少在读者适应这种阅读方式之前,会对他们造成微妙的影响。
Jager-Adams 也同意这种说法:“除非把这些问题解决了,否则读者在电子书上看又长又复杂的文章时会感到一头雾水。”
这两者还有别的不同之处。以色列理工大学的Rakefet Ackerman 指出,两种读书方式会带给人不同的学习习惯和思维模式。
阅读纸质版的人对文本有自己的观点和看法,但是看电子版的读者喜欢直接得到信息,同时也比较自负。Ackerman说,实践确实表明使用纸质版书籍学习会比电子版更周密些。
很多调查与我的经验都是一致的,但是科学不是一成不变的。美国布洛克波特的心理学家Sara Margolin 说,其实它们之间没什么区别,只是个人偏好问题而已。
另一项研究也表明二者没有明显区别。某些人(如阅读障碍者)只能看一小段文字,在这种情况下电子书优于纸质书。
但目前许多问题仍尚待解答。如果阅读短篇文章与版本无关,只取绝于个人偏好,那么长篇阅读呢?电子书设计者能改善它本身的局限性吗?在没有在刺激触觉的前提下,人们能找到合适的方法去更好的运用电子书吗?
对此,Mangen说道:“一切还都说不定呢。未来充满可能,我们又何必坚持某一种阅读方式呢?在深度阅读和思考上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。”纸质书籍的最终命运还未可知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现在仍离不开它。

原作者:Brandon Keim    出处:wired.com

 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61508.cn/u-catalog-15535228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